印度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升至1397例 死亡35例
来源:印度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升至1397例 死亡35例发稿时间:2020-04-01 08:57:59


然而,传统的抗病毒药物以病毒蛋白作为靶点,它们在应对不断出现的多种不同类别的病毒时很难发挥作用,而且病毒也很容易通过突变自身基因而产生耐药性。

蝙蝠为何“百毒不侵”?

周鹏等人此前也提到过类似思路,研究蝙蝠携带病毒而不患病这一独特之处,有望让人类从中学习如何对抗病毒。

Carolacton是一种天然产物,被作为抗生素候选分子用于抑制细菌的菌膜生成。

非常有意思的是,以前的工作在人体细胞的全基因组筛选病毒宿主因子都没有发现MTHFD1。进一步的研究发现蝙蝠细胞的MTHFD1表达水平比人类相应组织的细胞要低很多,这可能和蝙蝠适应飞行生活的生理变化有关。

他们认为,该研究成果不仅能助力新冠病毒药物研发,有力抗击疫情,更为人类未来抗击突发病毒流行打下基础。

蝙蝠的基因筛查导致了MTHFD1这个全新的抗病毒药物靶点及carolacton这个抗病毒小分子的发现。这个结果也提示我们可以从研究蝙蝠的病毒感染机制中学习到如何应对病毒感染。3月29日0至24时,我区无新增确诊、疑似病例,无新增死亡病例。全区累计报告确诊病例254例,其中2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现在定点医院隔离治疗,治愈出院250例,死亡2例。

研究团队通过对蝙蝠细胞的两万多个基因进行系统全面的筛查,确定了数十个病毒复制所依赖的关键蝙蝠基因,并发现了一个共同的新的宿主基因MTHFD1。

此外,谭旭实验室的这项工作由清华大学疫情防控科技攻关应急专项课题,北京市结构生物学高精尖创新中心、清华-北大生命科学联合中心和国家自然基金委优秀青年基金联合资助。

中央指导组成员 卫生健康委主任 马晓伟:着力提高临床救治的针对性、创造性、整体性,做到“五个结合”。一是基础医学与临床实践相结合,依据病理解剖等显示的靶器官损害,采取针对性更强的治疗手段,把握临床主要矛盾,注重早期识别重症,早期开展有创机械通气、早期供氧、早期提供支持疗法、早期施行抗凝,实施多器官功能保护等手段,做到关口前移,精准施治。二是前方救治与后方支持相结合,发挥后方资源优势,借助信息化手段,开展远程多学科会诊,对治疗时机、手段和剂量等予以全面指导。三是医疗与护理相结合,重视基础护理、重症护理、专科护理和心理护理,及早发现病情变化,注重细节,护理到位。四是医疗与管理相结合,建立了联合诊疗组织管理体系和有效的运行机制,为救治提供可靠制度保障。五是中医药与西医药相结合,促进中医药深度介入预防、诊疗、康复全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