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航班客舱消毒队
来源:疫情下的航班客舱消毒队发稿时间:2020-03-27 19:57:26


1月20日,在国家有关部门发布疫情公告后,黎某指令四家公司在网店上连续涨价,最终上述两种口罩的销售价格均上涨至每盒398元。

经查,在1月20日至21日两天时间内,经营数额达845.7万余元。其中,A公司的经营数额为348.1万余元,B公司的经营数额为244.3万余元,C公司的经营数额为210.6万余元。

无论如何,曝光就是线索,涉及哪个城市、哪个部门都应该迅速行动,对涉事酒店的违规行为进行严肃处理,保障集中隔离人员的合法权益。在当下的疫情防控形势下,“自费隔离政策”虽然无可厚非,但这并不意味着酒店就能任性定价。

2002年12月起历任乐昌市委副书记、副市长、代市长、市长;

陈波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组织纪律、廉洁纪律和生活纪律,构成严重职务违法并涉嫌受贿犯罪,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性质严重,影响恶劣,应予严肃处理。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等有关规定,经省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省委批准,决定给予陈波开除党籍处分;由省监委给予其开除公职处分;终止其省第十二次党代会代表资格;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

而酒店这种收取1万元押金的行为,更是赤裸裸的“霸王条款”。如今在疫情期间,该酒店承接了隔离入境人员的业务,相关部门就更应该监督酒店秉持诚信经营、公平交易原则。否则,酒店干着政府的生意,还做出违规的行为,其实也是让当地政府跟着酒店“背锅”。

这两条新闻连起来看,难免给人以“部分隔离酒店收费太贵,食宿条件却堪忧”的观感。

2011年2月任韶关市委秘书长、市委办公室主任,市旅游局党组书记、局长;

这种无人监管的状态,就难免给一些缺乏道义的酒店随意收取高昂隔离费的空间,而最终“受伤”的则是被隔离的民众。

在相关视频报道中,当事人称,隔离酒店不仅收费高,而且饭菜量小吃不饱,点酒店外卖价格又很高。而被隔离的不仅是留学生,还有一些家长,经济并不宽裕。对此,太原市迎泽区卫体局表示,目前正联合市监局出台酒店物价政策。